移动版

神火股份资产转让有蹊跷 安全事故频发惹人忧

发布时间:2020-05-17 20:14    来源媒体:和讯

近两年,神火股份(000933,股吧)的非经常性损益金额庞大,去年业绩也因之由亏转盈,但主业却持续萎靡,大股东虽予以不少帮助,但情况仍然未有改观。此外,其向大股东转让的一笔资产也有蹊跷……

2019年财报披露已落幕,很多上市公司为了好看的业绩,都使出了浑身解数,而通过非经常性损益扮靓业绩便是常用手段之一,神火股份高达29.15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便相当引人注目,正是这巨额的非经常性损益让该公司2019年的业绩由亏转盈。

事实上,神火股份的主营业务已连续两年萎靡不振,其大股东虽多次出手相助,可仍然未见起色。而此前,其与大股东之间的一笔资产转让交易也存在蹊跷。近年来,频发的安全事故,更令人对其产生担忧。

业绩靠非经常性损益支撑

作为一家大型国企,近年来,神火股份的经营情况越来越不容乐观,财报显示,其2018年、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88.35亿元、176.18亿元,分别同比下滑0.34%、9.04%;净利润则分别为-6394.40万元、5.69亿元,2019年虽然扭亏为盈,却是靠29.15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实现的,扣非后其归母净利润则为亏损15.7亿元。其实,2018年,其非经常性损益也相当高,金额达25.18亿元,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则其归母净利润亏损达22.79亿元。连续两年均有巨额的非经常性损益,那么其非经常性损益又从何而来呢?

神火股份主要从事煤炭及铝电业务,2018年,其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来源于一桩电解铝产能指标转让。据2018年4月28日公告显示,神火股份拟与控股股东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火集团”)、文山州城乡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山城投”),共同出资设立云南神火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神火”)。其中,上市公司以永城本部27万吨电解铝产能指标按6000元/吨认缴云南神火16.20亿元资本,持股比例为32%,并向云南神火转让永城本部及子公司沁澳铝业拥有的25万吨、14万吨电解铝产能指标,转让价格分别为15.11亿元、8.46亿元。仅通过此次交易,上市公司就确认资产处置损益25.35亿元,进而为上市公司增加了归母净利润 23.81亿元。

另外,根据上市公司给交易所的2018年年报问询函答复,云南神火购买上市公司电解铝产能的资金中,有一部分来自于神火集团和文山城投对云南神火的货币出资,另一部分则为神火集团后续将继续提供的资金支持。在大股东资金支援之下,上市公司不仅靠转让电解铝产能获得了巨额的非经常性损益,减少了亏损,与此同时,通过关联企业间的资产腾挪,上市公司还可以坐享云南神火未来可能带来的收益分成。

神火股份2019年29.15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则是源于一起旷日持久的探矿权转让诉讼案件的了结。据2012年6月28日公告披露,神火股份拟将山西省左权县高家庄煤矿探矿权作价47亿元,转让至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潞安集团”)。然而,交易进行到一半时,潞安集团竟打起退堂鼓——其不但停止支付2015年应当支付的分期款项,并且于2016年9月26日,向神火股份发出了解除《转让合同》的函,结果导致交易双方对簿公堂。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官司一打就是数年,直至2019年方才尘埃落定,最终潞安集团同意继续履行合同,同时上市公司也做出了诸多让步,比如:上市公司同意一次性补偿潞安集团5亿元资金,并放弃讨要违约滞纳金及资金占用利息等。此项案件的了结,上市公司可以获得出售该项探矿权的剩余资金,使得其非经常性损益大幅增加。

然而,依靠非经常性损益并非长久之计,鉴于主营业务萎靡不振,神火股份开始“刮骨疗伤”。据年报及华泰证券(601688,股吧)研报显示,2019年,上市公司先是将业务亏损的相关公司大面积关停或破产清算,其中包括子公司汇源铝业、阳光铝材、隆源矿业、神火新材料等。同时,上市公司还进行了大量的资产减值,由于电解铝、氧化铝原材料成本上升,以及电解铝产能指标转移使得原生产线闲置等原因,2019年,神火股份集中对存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计提减值损失,金额高达16.85亿元。

但是,这一系列操作下来,本应“脱胎换骨”的神火股份,2020年一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36.88亿元,同比下滑21.01%,实现归母净利润3980.63万元,降幅达30.27%。这其中虽然可能有“疫情”的影响,但在大股东大力扶持下,仍旧大幅下滑的业绩,丝毫看不出其主营业务有改善的迹象。

资产转让有蹊跷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神火股份账面货币资金达113.08亿元,然而,看似百亿资金挂账,家底殷实,但事实上,其货币资金中,大部分为支取受限制的保证金。据现金流量表显示,上市公司随时可动用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金额实则仅为27.17亿元,尚不足货币资金总额的3成。

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末,神火股份的短期借款就高达195.7亿元,其27.17亿元随时可动用的货币资金仅能覆盖短期借款的13.88%,可见,上市公司短期偿债压力极大。

为了缓解资金问题,神火股份几乎使尽了浑身解数,而大股东也为其操碎了心。

上市公司4月29日发布公告表示,拟向大股东神火集团申请不超过20亿元的短期资金拆借额度,令人担忧的是,近年来,大股东神火集团自己的资金也并不宽松,从资金拆借公告来看,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季度,神火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85.29%、86.81%、83.64%,负债水平与上市公司相当,债务压力也相当大。同时,上市公司于今年1月8日发布公告表示,神火集团将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比例23.91%的股票进行质押展期,时间为1年,用途为融资。这意味着大股东似乎也有相当大的资金需求。

事实上,除了向大股东伸手,神火股份一直在以其他方式进行融资,2018年11月,其曾想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筹集资金20.49亿元,但迟迟未能过审,究其原因似乎与其存在房地产业务有关。

2018年10月,证监会发布《再融资审核非财务知识问答》,其中第8条明确表示,“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包括住宅地产、商业地产)的上市公司,或者主营业务虽不属于房地产,但是目前存在房地产业务的上市公司申请再融资,为防止募集资金变相用于房地产业务,暂不推进审核。”似乎是为消除再融资障碍,神火股份开始剥离房地产业务。

据神火股份4月13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8年11月,神火股份想将光明房地产作价4.15亿元转让至神火集团,但未获股东大会通过。2019年6月,神火集团向光明房地产增资4.5亿元,同年8月,上市公司将所持光明房地产股权作价3.74亿元转给大股东,本次光明房地产整体评估值为7.79亿元,扣除神火集团增资部分后,实际评估值为3.29亿元,较前次评估值减少8607.26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光明房地产两次评估基准日分别在2018年10月末和2019年6月末,两次评估的时间间隔并不算长,为何标的价值竟会大缩水?

对此,从神火股份给出的回复来看,主要是因为光明房地产的未开发土地评估值下降3.25亿元所致。其未开发土地面积从第一次评估时的6.53万平方米,下降至第二次评估时的1742平方米,而未开发土地面积下降的原因则主要是因为大部分未开发土地的业态变成了“正在施工的在建房产”,不同业态的资产评估方式不同,而其房产业务因为经营绩效不理想,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故“正在施工的在建房产”估值较低,使得该资产整体估值大幅下降。

令人震惊的是,神火股份大费周章,即耗钱又出力的施工建设后,其资产价值反而大幅缩水,这岂不是很奇怪吗?本来就是想要剥离该业务,如今却自降身价,为他人做嫁衣,这着实不符合逻辑。

安全事故频发惹人担忧

近年来,神火股份屡屡发生安全事故,不但给其带来大量的经济损失,也造成了不少的人员伤亡。

2017年5月16日,神火股份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下属薛湖煤矿2306风巷掘进工作面发生一起煤与瓦斯突出事故,造成3人死亡。随后,该事故被认定为“属于较大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上市公司也因此被河南煤矿安全监察局处以300万元罚款,随后薛湖煤矿相关负责人被撤职,矿厂也停产整顿,直到2017年8月28日才复工复产。

然而,对于此次事故,神火股份似乎吸取教训不足,2018年4月12日,薛湖煤矿复产尚不足一年,便再次发生安全事故,又造成2人死亡,3人受伤。经调查后,该事故仍被认定为“责任事故”,于是薛湖煤矿便再次停产整顿,相关责任人也受到处罚。该安全事故导致的停产损失合计达7430.23万元。

安全事故频发,上市公司面临赔偿罚款、后期修复、停工损失等诸多问题,对其业绩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历年财报显示,2017年、2018年,神火股份的营业外支出骤增,其中赔偿金、罚款以及非正常损失合计分别高达2.85亿元、1.19亿元,这两年其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06亿元、-6394.4万元,该部分占净利润比重分别达92.8%、-185.6%。

2019年,神火股份仍有安全事发生,据2019年5月27日发布的火灾事故公告,神火股份下属永城铝厂电解四车间4003#电解槽发生侧部漏炉,进而引发火灾,事故共造成3台电解槽损毁,未造成人员伤亡。

一起起安全事故接连发生,这难免让人对上市公司的安全产生担心。■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