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证券(601688.CN)

留给老干妈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20-07-01 08:29    来源:和讯

老干妈被腾讯告了。腾讯称,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老干妈则称,从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事实究竟如何?目前暂不能定论,但老干妈的发展已经陷入瓶颈。

▲图/视觉中国

一则民事裁定书,把久未露面的“国民女神老干妈”再一次带入了大众的视野,不过相比以往,这一次的“画风”略显不同。

6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的一则民事裁定书,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

“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 腾讯回应新京报记者称。

而6月30日晚间,老干妈发布声明称: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

新京报记者自公开报道获悉,“2019年4月26日,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正式开幕。在开幕现场,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现场宣布了将与国民辣酱品牌老干妈展开合作的消息。老干妈将成为S联赛最新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这是老干妈首次与电竞的跨界合作。”

QQ飞车手游S联赛官方微博的认证为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该账号粉丝有37万,已经发布了6000多条微博,翻阅其微博可见,其发布过多条带有话题#老干妈漂移火辣辣#的微博。

这是否属于广告,又是否算老干妈与腾讯之间的合作呢?目前暂无定论。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老干妈的发展已经陷入瓶颈。

在陶华碧的带领下,2016年,老干妈的营收已经突破45亿,成为可与茅台(600519)相提并论的贵州省知名品牌。但在陶华碧退居二线后,2017年、2018年,老干妈的营收连续两年下降。

上海至汇营销咨询有限公司首席顾问张戟曾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业绩增长放缓、品类单一、市场运作粗放、外部竞争加剧等因素均要求老干妈作出改变。

━━━━━

白手起家的“国民女神”

“‘老干妈’不是我自己取的,是人家全部喊我老干妈,80多岁的车队长也喊我老干妈。”

陶华碧白手起家的故事广为流传。其原名陶春梅,1947年出生于贵州遵义一个偏僻山村,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没有上过一天学。从小就给家人做饭,那时,她就喜欢辣椒,用各种作料来调味。

陶华碧20岁结婚,随后走出山村,先后来到崇江、贵阳,因丈夫早年离世,陶华碧一开始与两位儿子靠卖米豆腐、卖凉面艰难度日,后来通过去附近公安干校捡砖头搭建了一个棚子,就开始在棚子里做小生意。

陶华碧说:“热天的时候我可以挑起担子,背起背篼做生意,我背烂了20多个背篼,才到今天,一个背篼一背就是一百斤。”

1989年,陶华碧给棚子里的小生意起名“实惠小吃店”。为了让客人有佐餐的调料,她制作了辣椒酱,加上对学生、来往司机等都特别关照,“口味+感情”让她的辣椒酱广受欢迎,随后便开始专门制作辣椒酱。

1994年11月,“实惠饭店”更名为“贵阳南明陶氏风味食品店”,辣椒酱系列产品开始成为这家小店的主营产品;1996年在南明区长的支持下,陶华碧开办了陶氏风味食品厂,正式推出“老干妈”风味豆豉。1997年,陶华碧在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见龙洞路138号成立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

“我不坚强,就没得饭吃”,陶华碧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到。短短一句话,浓缩了她身上要强、踏实、实在的性格特点。

而除了“老干妈”,陶华碧还有另一个响当当的称呼,其传奇的人生经历,也被众人奉为“国民女神”。

━━━━━

媲美茅台的贵州第二“神酱”

贵州当地有个说法:贵州有两瓶,一瓶茅台、一瓶老干妈辣椒酱。

踏实的经营加上绝密的配方,在陶华碧的带领下,老干妈的品牌越做越大。

从1998年产值4549万元到2016年逾45亿元,白手起家的陶华碧,将老干妈从辣椒酱小作坊打造成可以与茅台相提并论的贵州省知名品牌。

2015年和2016年,陶华碧也分别以70亿元和75亿元的个人财富,排在胡润百富榜的487位和473位。

做大后的老干妈逐渐引发资本市场关注。

2018年7月25日,深交所副总经理王红一行,联合贵州证监局、贵州省金融办,赴贵州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贵州一树连锁药业有限公司调研。

其认为,贵州一些企业已成为资本市场明星企业,有的还未进入资本市场。深交所本次来黔,就是要为拟通过上市、发债等进入资本市场的企业服务。欢迎贵州企业去深交所上市、发债。

消息一出,立刻引发市场对老干妈上市的猜想,有人甚至觉得昔日的“不上市联盟”顺丰、娃哈哈、华为、老干妈,将只剩下华为一家“行单只影”。

但陶华碧却始终刻意保持着与资本市场的距离。

“不要贷款,不要参股,不融资,不上市,这样子好,我有多少钱就做多少。”陶华碧在采访中回应道。

事实上,这并非老干妈第一次对外界表明“不上市”的态度。

据时代周刊报道,老干妈曾多次拒绝地方政府的上市提议。贵阳市政府官员曾表示,“和她谈融资的事情比引进外资还要难,她心里拿不准的事谁也说不动。”对于意欲投资入股的机构同样如此,据老干妈内部人士回忆,这些年来受到老干妈接待的投资机构只有两家,这两家机构都是先赴当地,然后直接由政府部门的人引见,但老干妈均回绝了其洽谈的要求。

尽管如此,仍有券商“执着地”对其进行研究。

2016年,华泰证券(601688)(601688,股吧)出具了题为《“老干妈”的品牌塑造之路:注重产品质量,维护品牌形象》的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公司每天卖出200万瓶辣椒酱,2014年销售收入接近40亿元,实现利润9亿元,而据多家媒体报道,老干妈2016年产值已达45亿元。

在外界看来,老干妈之所以能坚持不上市,得益于其充裕的现金流。

报告指出,老干妈采取“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一方面公司应收账款周转期为0天,公司现金流充裕;另一方面,应付账款周转期亦为0天,而同行业主要公司应付账款周转期均在30天以上。虽然公司“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没有充分利用供应链资金,但“老干妈”不欠账的管理模式亦吸引了优秀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公司较好的信誉赢了上游供应商信赖,在很大程度上稳定了上游供货渠道,保证了生产供应和产品质量的稳定。

━━━━━

接班的儿子与停滞的增长

打下一片江山后,年纪渐长的陶华碧逐渐退居二线,两个儿子开始扛起大旗。

2014年6月,陶华碧退股保留董事长职位,二儿子李辉更名为李妙行,继续与大哥李贵山一同持有老干妈股权。李妙行和李贵山分别持有老干妈51%和49%的股权。在分工上,李贵山负责销售,李妙行负责生产。

2017年开始,陶华碧不再出现在胡润百富榜上,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儿子。2017年、2018年,李贵山和李妙行分别以财富37亿元和38亿元、40亿元和39亿元,排在1162位和1141位、1007位和1080位。到了2019年,二人均以45亿元的财富排在胡润百富榜的第912位。

然而,个人财富增长的背后,老干妈的营收却开始下滑。

据北京商报报道,2017年,老干妈出现收入下滑的情况,当年收入为44.47亿元,2018年收入再次下滑至43.89亿元。

与陶华碧相比,儿子们似乎不再那么专一。

企查查数据显示,李妙行和李贵山分别又各自拥有4家和11家公司。

李妙行所拥有的其余4家公司,全部与老干妈的业务相关。而哥哥李贵山则拥有不少其他领域的生意,例如其从2004年开始100%持有昆明锦泰大酒店有限公司,从2012年开始持有昆明贵山天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49%的股权,此外还认购了宁波厚扬方舟、宁波厚扬载德等多家有限合伙企业的份额,而这些合伙企业则投资了新三板挂牌企业云南维和药业、华龙证券等。

与腾讯的纠纷,同样发生在李贵山和李妙行掌权之后。

根据腾讯方面的解释,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然而,陶华碧掌舵时期的老干妈给外界留下过不打广告的印象,与腾讯的合作又是怎么回事呢?

新京报记者自公开报道获悉,“2019年4月26日,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正式开幕。在开幕现场,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介绍了过去2018年里S联赛所取得的一系列成绩,并解读了2019年全新的赛制体系。除此之外现场还宣布了这个步入第二年的电竞赛事,将与国民辣酱品牌老干妈展开合作的消息。老干妈将成为S联赛最新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这是老干妈首次与电竞的跨界合作。”

QQ飞车手游S联赛官方微博的认证为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该账号粉丝有37万,已经发布了6000多条微博,翻阅其微博可见,其发布过多条带有话题#老干妈漂移火辣辣#的微博。

▲微博截图

这是否属于广告,又是否算老干妈与腾讯之间的合作呢?

━━━━━

留给老干妈的时间不多了

“老干妈从去年开始就‘复活’了!”

面对老干妈下滑的业绩,有报道称,已过7旬的陶华碧已于去年回到了“一线战场”。

据北京商报报道,2019年,老干妈完成销售收入50.23亿元,同比增长14.43%,再创历史新高。

尽管如此,此次与腾讯的纠纷,仍然引发了市场对老干妈的质疑。“疫情持续了这么久,老干妈或许遇到了困难,一时周转不开?”有网友表示。

事实上,老干妈并非无懈可击。

一方面,老干妈的产品品类过于单一。当前,老干妈的产品仍集中在辣椒酱、辣椒菜,价格大多为10元左右,且在包装和口味方面仍较多地沿袭其原有油辣椒的品类。

张戟表示,多年来老干妈的品类都比较单一,而消费者在追求更多样化的口感,长期来看一定会受到其他调味品企业的品类或品牌的侵蚀。

另一方面,辣酱的赛道正在变得愈发拥挤。近年来,如饭爷、虎邦辣酱等网红辣酱品牌层出不穷。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众多网红辣酱的崛起,不断瓜分着辣酱市场的份额,对于传统的辣酱企业造成了一定冲击,比如老干妈、李锦记等。

此外,上市与否?仍然是老干妈不得不重新考虑的抉择。

在张戟看来,尽管老干妈依靠朴素的经营理念在一定时期内取得了成功,但现在市场竞争更加激烈,消费者也发生了变化,如果继续坚持此前的想法便会导致固步自封。而长期陷入在封闭的运营体系中吃老本儿的话,必然对自身发展不利。

其表示,坚持不上市代表了上一代人陶华碧本人的想法,年轻一代未必认可。

可以肯定的是,如何破解品类单一的瓶颈与是否上市的抉择,仍将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老干妈无法回避的问题,而留给老干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